王群光醫師的中道自然醫學

關於部落格
一位終身研究中道自然醫學、提倡環保醫學,分享多年醫學 的心得
  • 5063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氫分子生物學】利用氫氣的其他技術

 二、氫氣水皮膚塗抹和沐浴

由於氫氣的擴散能力非常強,氫氣淋浴可以作用經過皮膚攝取氫氣的手段,有學者曾經結合飲用和局部涂抹氫氣水治療皮膚炎症損傷,大部分在1~2周內獲 得顯著的治療效果。除通過氫氣水局部使用外,身體局部攝取氣體的方法曾經用於二氧化碳的吸收。如果將身體局部甚至大部分密閉在氫氣環境中,依靠氫氣的巨大 擴散能力,也可以作為一種使用氫氣的方法。不過目前這種方法尚未見報導。

三、氫氣注射

中山醫科大學黃國慶等對比腹腔注射氫氣和氫氣鹽水對全腦缺血的治療效果。由於氫氣在水中的溶解度比較低,直接注射氫氣可以獲得比同樣體積液體60倍 以上的該氣體攝取量,因此從理論上這種注射方法可以大大提高其利用率。注射氫氣的缺點是可能引起注射部位的氣腫或感染,因此這種方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需 更多研究。

四、誘導腸道細菌產生氫氣

口服人體小腸不吸收的藥物和食物,由於小腸不吸收,這些成分被運輸而大腸,可以使大腸內細菌吸收。大腸內有許多可以產生氫氣細菌,這些細菌利用這些 能量物質製造大量氫氣。有學者曾經證明,口服阿卡波糖、變性淀粉、牛奶、姜黃素、乳果糖等可以促進體內氫氣的產生。另外具有促進大腸細菌產生氫氣的可能食 物成分包括棉籽糖、乳糖、山梨糖醇、甘露醇、寡聚糖、可溶性纖維素等。誘導腸道細菌產生氫氣的方式產生的氫氣數量巨大,儘管有一部分氫氣可以被另外一些細 菌,如甲烷細菌利用掉,但仍有許多可以被大腸黏膜吸收進入血液循環,並被運輸到其他器官發揮氫氣治療疾病的作用。這種手段已經有一些研究,但效果目前尚難 以確定。

五、口服可以產生氫氣的藥物

金屬鎂曾經作為治療胃炎的藥物,其實口服金屬鎂粉,進入胃以後,金屬鎂在胃酸的作用下,迅速產生氫氣,這種方法是否可以達到利用氫氣治療疾病的目的,目前 尚沒有實驗證據。有人開發出一種氫負離子的產品,所謂氫負離子,是指氫氣作為氧化劑和氧化某些金屬或非金屬的產物,例如氫化鎂、氫化鈣和氫化硅等,這些金 屬或非金屬氫化物,具有非常活潑的化學性質,很容易和水發生反應。在使用過程中,只要這種物質與水接觸,會迅速發生反應並釋放出大量氫氣。因此,氫負離子 的本質作用應該是氫氣。他汀類藥物可以抑制甲烷菌,而甲烷菌可利用氫氣生產甲烷,即抑制細菌代謝氫氣,從而間接增加腸道內氫氣含量。因此,推測腸道中氫氣 含量的增加是這類藥物產生心臟保護作用的原因之一。

六、電針和直流電

電針的本質是直流電,在使用電針時,機體組織會被電極電解,在電針的正極,會由於失去電子發生氧化反應,水被電解會產生一定的氧氣,而由於組織液的 成分複雜,在電針的正極非常容易產生各種活性氧。因此在電針過程中,正極可能會發生一定的氧化損傷。而在陰極,氫離子接受電子變成氫原子,氫原子結合成氫 氣被組織攝取。有研究證明,直流電或電針可以使組織內氫氣的濃度升高。

電針療法儘管是從中醫理論出發開發出的現代中醫法療方法,許多人也開展了電針治療疾病機制的研究。由於電針可以造成組織內氫氣的濃度增加,不得不考慮氫氣 在電針治療中的作用。許多研究證明,電針具有抗氧化和抗炎症作用,這恰好是氫氣被反覆證明的生物學效應。如果能證明電針治療疾病的作用是通過氫氣實現的, 不僅對氫氣的研究有價值,而且對研究電針治療疾病的機制也提供了一種非常有說服力的解釋。


參考文獻 [01]Ohsawa I, Ishikawa M, Takahashi K, et al. Hydrogen acts as a therapeutic antioxidant by selectively reducing cytotoxic oxygen radicals[J]. Nat Med, 2007, 13:688-694. [02]Lee M Y, Kim Y K, Ryoo K K, et al. Electrolyzed-reduced water protects against oxidative damage to DNA, RNA, and protein[J]. Appl Biochem Biotechnol, 2006, 135:133-144. [03]Ohsawa I, Nishimaki K, Yamagata K, et al. Consumption of hydrogen water prevents atherosclerosis in apolipoprotein E knockout mice[J].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08, 377: 1195-1198. [04]Cai J M, Kang Z M, Liu K, et al. Neuroprotective effects of hydrogen saline in neonatal hypoxia-ischemia rat model[J]. Brain Res, 2009, 1256:129-137. [05]Kajiya M, Sato K, Silva M J B, et al. Hydrogen from intestrinal bacteria is protective for Concanavalin A-induced hepatitis[J].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09, 386:316-321. [06]Huang G, Zhou J, Zhan W, et al. The neuroprotective effects of intraperitoneal injection of hydrogen in rabbits with cardiac arrest[J]. Resuscitation, 2012.[Epub ahead of print] [07]Bell R. Biochemical decompression of hydrogen by naturally occurring bacterial flora in pigs: what are the implications for human hydrogen diving[J]? Undersea Hyperb Med, 2001,28: 55-56. [08]Kang K M,Kang Y N, Choi I B, et al. Effects of drinking hydrogen-rich water on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treated with radiotherapy for liver tumors[J]. Med Gas Res, 2011,1:11. [09]Oharazawa H, Igarashi T, Yokota T, et al. Protection of the retina by rapid diffusion of hydrogen: administration of hydrogen-loaded eye drops in retinal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J]. Invest Ophthal Visual Sci, 2010,51:487-492. [10]Chen X, Zuo Q, Hai Y, et al. Lactulose: an indirect antioxidant ameliorating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by increasing hydrogen production[J]. Med Hypotheses, 2011, 76:325-327. [11]Liu S, Sun Q, Tao H, et al. Oral administration of mannitol may be an effective treatment for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J]. Med Hypotheses, 2010, 75:620-622.

以上文章出自http://www.ckwang.com.tw/n-H2-704.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